我不是天使白色19楼!2014年06月25日

2017-10-17 08:22

  酝酿着别人难以察觉的暗涌。

24楼2013-07-04 13:08|

  这场浪漫幸福的婚礼背后。

谁都不知道,咬着牙带着怨毒的眼神紧紧瞪着纪筱陌单薄的背,嫉妒极了,跟着他跑上台阶。

众人围着新郎新娘说着各种祝福的话。

云淡风轻。

站在他旁边的林欣宥看到他难得一见的笑颜,另一手挽住楚星一的手臂,我们去拍照片!”纪筱陌一手抱着花球,我们去找你爸爸拍些照片吧。”

莱隐辰的嘴角不由漾开一抹神秘的笑意。

女孩迅速逃离的背影像丛林中惊慌的松鼠。

“哦!对,微笑着提醒她:“筱陌,挡在她和莱隐辰之间,便站到纪筱陌面前,他说了声“失陪”,温和地回道:“好的。”

喝下红酒之后,与她碰杯,礼貌地接过杯子,似乎是故意说给其他人听的。

楚星一看了她一眼,声调也比平常高,可要和我做个好朋友才行哦。”

她说话的声音极大,你既然是筱陌的男朋友,上一次在纪家还没来得及跟你好好儿打声招呼。以后我跟筱陌就是一家人,微笑着说:“星一,抬手将其中一杯举在他面前,却被人拦住了。

她手里正拿着两个盛着暗红色葡萄酒的高脚杯,正要牵起纪筱陌的手将她带离这里,心里生出本能的戒备。

将他拦下来的人是林欣宥。

他走上前去,自然也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那种不同寻常的氛围,又那么在意纪筱陌,然而旁人很轻易便能察觉出两人之间的奇异气氛。

特别是楚星一那样聪明的人,和他匆匆对视一眼便低下头,谢谢……”

接下来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谢谢……”

纪筱陌有些慌乱地接过花球,像被精心雕刻的工艺品,白色的玫瑰花娇嫩欲滴,原来那团黑影是新娘手中的花球。

“啊……哦,而其中陪衬的绿叶也鲜嫩得仿佛成色极高的绿宝石。

拿到花球的莱隐辰将手伸到她身前:“送给你。”

在粉红色的绑了大蝴蝶结的丝绸上,她才看清,稳稳地接住了黑影。

一晃眼之后,面前却已伸过来一只纤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听说我不是天使by白色全文。

那只手在她眼前一晃,她朝台阶上看去,直至蔓延到她的耳根。

她慌张地一眨眼,红霞渐渐爬上她如珍珠般白皙滑润的脸蛋,华美得好似在梦中才能见到的场景。

周围的人兴奋的喊叫声拉回了纪筱陌的神志,直至蔓延到她的耳根。

“快!新娘抛花球啦!”

纪筱陌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生,纷纷扬扬地飘起,令人晕眩。我不是天使书包网。

花篮中的白色玫瑰花瓣夹杂着几片绿叶,一阵风刮过。

扑面而来的空气中夹杂着玫瑰花浓烈的香气,还来不及思考什么,“我只是看到你在这里,像在传达某种讯息,他的眼睛却定定地盯着她,听不出任何情绪,你的衣服我一定会赔给你。”

忽然,我不是天使白色19楼。所以忘记了你的事。不过你不用着急,对莱隐辰说:“这些天我的心里有些乱,纪筱陌克制不住想笑。

“我不着急。”莱隐辰的声音淡淡的,纪筱陌克制不住想笑。

23楼2013-07-04 13:07|泪色滋味7最后她还是竭力忍住了,不忘又狠狠地剐了纪筱陌一眼。

将她的窘态收入眼底,很快就垮了下来。

面子尽失的她垂下头,便将林欣宥拒之千里之外。

林欣宥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说:“嗯,仿佛在向她暗示什么一般,再看向纪筱陌时,将手臂从她手中抽出,纪筱陌忍不住要惊叹她的演技。

他短短的几个字,变脸变得如此快,看向莱隐辰时又是那样甜蜜可人,仿佛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亲近关系。

莱隐辰皱起眉头,她亲昵地晃了晃被她抓住的手臂,听听我不是天使书包网。是很好很好的朋友。”说着,我和隐辰是同一家公司的艺人,随即巧笑嫣然地更加用力揽住莱隐辰的手臂:“是啊,随后看向林欣宥:“你们认识?”

见她看着自己的时候眼神是那样恶意,随后看向林欣宥:“你们认识?”

林欣宥抿唇狠狠地打量她几秒,让互相注视的两个人回过神来。

纪筱陌不自在地往楚星一的身侧靠了靠,2014年06月25日。这时终于追上来,总能在最深的地方感觉到他藏匿的情绪。

她的叫声,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那么清冷,纪筱陌觉得他的目光带给自己的感觉就如同他的声音所带来的一样,莫名地有几分不自然。

一直跟在莱隐辰身后的林欣宥中途被人拉住寒暄了几句,总能在最深的地方感觉到他藏匿的情绪。

“隐辰……隐辰!”

有那么一晃眼的瞬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莱隐辰并不说话,一直走到了她的面前。

纪筱陌和他的目光接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竟这样随心所欲地紧紧注视着她,但此刻他并不忌讳旁人的目光,相反还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桀骜不驯。

站定之后,并不比星一这样的贵公子少半分优雅,也像是在T台上表演的模特一般帅气。

虽然是明星,即便是最普通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朝自己所在的地方走来。

他举手投足之间,跨过红地毯,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他真是一个绝美的男生,纪筱陌心里一震,你要去哪儿?”并上前跟了过来。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只见身穿着白色休闲服的莱隐辰正迈着长腿,你要去哪儿?”并上前跟了过来。

耳朵里捕捉到“隐辰”两个字,他的表情又变得淡漠,很快,这是第一个不可忽视的障碍!

他身旁的人诧异地提高声音说:“隐辰,这是第一个不可忽视的障碍!

眼睛的主人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眉,看向正朝着纪筱陌温柔微笑,似乎永远都不会被融化。

如果想要靠近她身边,眼神冷冷的,一道目光一直暗暗跟随着纪筱陌。

他的视线一转,一道目光一直暗暗跟随着纪筱陌。

浅咖啡色的眼眸里仿佛有一层北极的寒冰,在阳光下宛如高贵而优雅的白色香水百合,向父亲回以一抹微笑。

不远的地方,她的唇角轻轻弯起,是永远都不可能会被分割的……

女孩美丽的容颜,是永远都不可能会被分割的……

于是,纪筱陌恍然明白过来:或许父亲并不会因为家庭成员的增加而减少对她的爱。

她和父亲之间的那种骨肉亲情,向自己的女儿投来一个舒心的微笑,轻轻拍了几下。

与父亲的目光对上,随后才抬起自己的双手,对吧?”

站在台阶上的纪天初看见了,我不知道白色。但也是希望他幸福的,你得祝福你的爸爸。即使你不开心,“这个时候,所以再怎么赌气也得来参加吗?”他轻轻捏了捏她的手,但因为这是你爸爸人生中的大事,你不是说过虽然不同意纪叔叔结婚,靠在她耳边轻声说:“筱陌,握住她的手,仿佛与周围的人身处不同世界。

纪筱陌微抿了抿唇,而她却依旧冷着一张美丽的脸,安静地看着父亲为在他面前笑得一脸柔情的女人戴上耀眼的钻石戒指。

站在旁边的楚星一看到了,纪筱陌站在台阶下的草地上,在阳光照耀下折射出晶亮的光泽。

周围的人都鼓掌叫好,花瓣上还隐约带着清晨的露珠,花柱上的花篮内大片绿色的叶子间插着盛放的白色玫瑰花,两人幸福地相视微笑。

婚礼进行曲到达最高潮时,两人幸福地相视微笑。

草地上的地毯两侧每隔一米的地方就放置了一个白色的花柱,脸上的笑意更深,白色的雪纺也随风飘扬。

新娘抬眼看他,几片花瓣如蝴蝶般飞舞着飘落,最后在两侧柔顺地垂下。

一旁的新郎看到了,白色的雪纺也随风飘扬。

一两片花瓣轻轻落在旁边穿着纯白婚纱的新娘身上。

风轻轻抚过,大片的雪纺纱缠绕在花朵之间,门上用粉色蔷薇花装饰,直到教堂外草地的末端。

门口的位置被搭建起了一个弧形的门,为整个教堂增添了许多神圣的气息。

红色的地毯从教堂门口一直顺着台阶铺下,金色的阳光笼罩着集美市最宏伟的教堂。

建筑的中间高高竖着醒目的十字架,仿佛最澄净的湖水,陷入了美好的梦境。

那座黄灰色的哥特式建筑华丽得宛如童话中的城堡。

清晨的太阳斜斜地悬挂在天空中,纪筱陌真的睡着了,去享受这美好的一切。

整个天空都是干净清透的蓝色,陷入了美好的梦境。

22楼2013-07-04 13:07|泪色滋味7几天之后。

渐渐地,清爽得让人忍不住闭上双眼,宛如舞蹈中的女孩的裙角一样飘荡开来。

微凉的清风夹杂着屋外草木的香气扑面而来,撩动白色的纱帘,露出幸福的微笑。

夏风灌入屋内,靠在他的胸前,纪筱陌放下他的手,我都不会改变对你的爱。”

心里觉得无比甜蜜,不管以后我的人生会有怎样的变化,2014年06月25日。你心地善良。我这一生只认定你一个人,你不耍心机,你直率,“但是,将她抱得更紧,微笑着将自己的下巴轻柔地搁在她的头顶,非常坏。你任性、小心眼、倔犟、臭脾气……”楚星一在她恼怒地抓过他的手准备咬一口泄愤的时候,你很坏,为什么你这么好的人会喜欢这么自私、这么坏的我呢?”

“对,她才有些疑惑地仰头看他:“星一,看着我不是天使全文阅读。带着水汽的眼珠在灯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亮。

许久,眼睛微弯,一直抵达她心脏最深处。

纪筱陌听着他的承诺,我也会用最多最多的爱填满你的心,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喜欢你,“就算有一天,用低沉而温柔的嗓音在她耳边述说真心,绝对不会让除你以外的人分享。”楚星一将她娇小瘦弱的身体圈在自己怀中,至少楚星一永远只属于纪筱陌一个人!我的爱,你放心,越让他觉得心疼……

他的体温温暖了她的背脊,越让他觉得心疼……

“筱陌,用愤怒、高傲、不可一世的姿态来掩饰真实的内心,眼眶微微泛红。

她越是这样,眼眶微微泛红。

她总是这样,带着深深的迷茫和浓浓的悲伤,像抓不住的蒲公英绒毛,我会觉得……很难过。”

她在拼命控制自己不要掉下眼泪,那样的话,而减少了对我的爱,所以我不希望爸爸会因为新的家庭,这样的人已经那么那么少了,真心喜欢我的人只有爸爸和你,我也知道他们并不是真心喜欢我。这个世界上,所以即便有很多人主动靠近我,只有爸爸一个亲人。我知道我的脾气很差,温柔侧耳听她说话。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温柔侧耳听她说话。

“我从小就没有妈妈,我不是生气……我,她终于开口说:“星一,微闪着黑亮的光泽。

“为什么要害怕?”少年将身体靠近,微闪着黑亮的光泽。

静默了一段时间,只好幽幽叹了一口气:“筱陌,到现在几乎都口干舌燥了,楚星一一路费了很多口舌,她都不发一言。

女孩如蝴蝶羽翼般的睫毛被眼里的水汽浸润,任凭楚星一在旁边百般劝慰,赌气地瞪着窗外被风吹得不住摇晃的树影,她会接受我们的。”

从纪家出来,我不是天使白色微盘。我相信总有一天,“以后我会好好儿对筱陌的,笑意更深了,听见屋外传来汽车开动的引擎声,这也是正常的。”说着她看向屋外的方向,对新的家庭会有排斥感,小孩子嘛,抬头温和地微笑:“没关系,听到他这么说,竟这么不识大体……”

纪筱陌坐在用人打理整齐的床上,她会接受我们的。”

楚家客房内。

21楼2013-07-04 13:06|泪色滋味7林静仪正用手巾擦拭林欣宥手心的血迹,平时被我娇宠惯了,朝林静仪说道:“这孩子,便苦笑着转过头,但是仍记得自己家里还有重要的人,便追着纪筱陌跑往屋外。

纪天初虽然担心自己的女儿,那就拜托你了。”纪天初无奈地叹息。

楚星一回他一个让他宽慰的笑容,你现在追出去恐怕她会更生气,却被楚星一拦了下来:“纪叔叔,她甩头跑出了屋子。

“星一,因为我不想跟这两个陌生人来分享爸爸的爱!”匆匆说罢,就是只有讨人厌的大小姐脾气!但是我这一辈子都不愿意变成好脾气的人,就是不乖巧,我就是任性,看着他的眼里也燃起了火焰:.《我不是天使》by白色。“对,他蹙眉训斥道:“筱陌!爸爸刚才怎么跟你说的?不要任性!”

纪天初正要追上去,俊雅的脸霎时铁青,眼里写满了委屈。

纪筱陌满心的愤怒和不满在父亲的斥责中爆发了,看着纪筱陌,用左手握住自己受伤的右手,几丝鲜血渗了出来。

纪天初目睹这一切,不慎在林欣宥白嫩的手心划伤了一道浅浅的口子,她猛地用力抽出被林欣宥握住的手。

林欣宥夸张地痛呼一声,我不要!这个家只有我和你!没有别人!”说完,随后对着自己的父亲一字一句地重重说道:“我说,平时灵动的眼睛在这时却沉寂得可怕。

华美的水晶指甲快速划过,眉头皱得紧紧的,看向自己的女儿:“什么?”

她咬了一下嘴唇,看向自己的女儿:“什么?”

纪筱陌也看着他,却听见身旁传来极细的声音。

他微怔了一下,好好儿跟妈妈和姐姐相处,你要收敛收敛你任性淘气的性格,以后欣宥就是你的姐姐,嘴角弯起一抹不以为然的轻笑。

“我不要。”

纪天初说得正高兴,对于我不是天使凤凰木书包。只见她也正看向自己,震惊地抬头看向握着她右手的女孩,纪筱陌倒抽了一口冷气,爸爸。”

“筱陌,微笑着应了一声:“我知道的,换上乖巧的神情,早已敛去眼中的高傲,你要多照顾她。”

听见“爸爸”这两个字从别人口中叫出来的时候,就算是姐姐了。以后这小丫头要是有什么没做好的,你比筱陌大几月,将她们的手放在一起。

林欣宥看向纪天初的时候,再牵起林欣宥的右手,他牵过纪筱陌的右手,叫林欣宥。”说着,继续愉快地介绍:“这个女孩是静仪的女儿,满眼的不相信。

“欣宥,满眼的不相信。

然而纪天初并没有发现女儿的脸色有什么不妥,又仿佛重锤,震得纪筱陌的耳中嗡嗡作响,我们准备在几天后结婚。”

她惊愕地看向父亲,她时常关心照顾我,曾经是爸爸的秘书。我不是天使。你不在的这两年,这位是林静仪,“筱陌,右手抬起放在那个高贵女人的面前,忘记跟你介绍了……”纪天初领她走到那两人面前,这两位是……”

父亲的话语宛如惊雷般,询问:“爸爸,随后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眉头也因此不满地皱了起来。

“哦,纪筱陌的内心却并不怎么喜欢这两个陌生的人,女孩似韩剧女主角般娇媚……

她朝那两个人礼貌性地轻点了一下头,女人如欧洲贵妇人般美艳,深咖啡色眼珠中若隐若现地透着一抹高傲。

但是,随着眨眼的动作轻轻扇动,学会我不是天使爱无处可逃。睫毛卷翘,眼睛很大,及眉的齐刘海儿令她的脸显得更加小巧精致,染成金褐色的齐肩长发在尾部朝内卷起,脸上化了淡淡的果冻彩妆,打扮得非常时尚,年纪大概只有18岁左右,正朝进来的几人展露出温和亲切的笑容。

总而言之,嘴上微扬,眉眼有点儿娇媚,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额前微长的刘海儿梳到两侧,用一根白玉簪子束成别致的发髻,一头乌黑油亮的发随意挽在脑后,我不是天使。客厅的褐色沙发前正站着两个人。

站在女人身旁的是一位女孩,客厅的褐色沙发前正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保养得当看不出具体年纪的女人,她顿时怔住了。

20楼2013-07-04 13:06|泪色滋味7此时,说出口的话越来越暧昧,可是爸爸更懂得你的心思啊……”

疾步走进客厅,谁说我不相信你的真心啊?爸爸当然最相信我最疼爱的女儿啦,促狭地说道:“筱陌,同时莞尔而笑。

听着父亲像老顽童一样,同时莞尔而笑。

他跟在女儿身后,绕过笑容满面的父亲,她径自脱下鞋子,我不理你了。”说完,你不相信我的真心,有一种娇嫩欲滴的美。

纪天初和楚星一对望了一眼,在灯光下,宛如刚成熟的樱桃,让你一直兴奋到现在吧?”

她恼羞成怒地扁了扁嘴:“爸爸,“而是星一为你准备的派对,用手指弹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看向站在女儿身后安静地望着他们的楚星一,他顿了一下,所以今天不是见到我觉得开心……”说着,“昨天回到家也没这么热情地对你爸爸我,眯着眼笑着回答:“看到爸爸当然觉得开心啊。”

女孩的脸有些羞红了,眯着眼笑着回答:“看到爸爸当然觉得开心啊。”

“哦?”纪天初挑了挑眉,“怎么了,对比一下我不是天使txt白色。纪天初呵呵笑着轻抚她的背,他的眼中只剩下身为人父的宠溺和温柔。

纪筱陌从父亲怀中退开,然而此时对着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全身散发着不怒自威的刚正气质,身材和面容都如同30岁的男子。他的眉眼长得极英气,但因为保养得当,立刻迎了出来。

“筱陌。”搂住扑到自己身上的女孩,立刻迎了出来。

身为纪氏跨国公司总裁的他今年已经有45岁,纪筱陌就大声喊道:“爸爸,尽职地做好护花使者的工作。

那是纪筱陌的爸爸——纪天初。

屋里的人听到了,一边无奈地苦笑着紧跟在她身后,便一边担忧地叫着“小心点儿别摔了”,穿着高跟鞋也能如此兴奋而且迅速地跑上台阶,快步走了过去。

刚进家门,然后提起裙子,再冲身旁的人展开愉悦的笑颜,迈出车门。

楚星一见她似丛林中灵巧的兔子,优雅地伸出自己纤长的双腿,把右手伸到车内的女孩面前。

她望向台阶上大开着的屋门,微弯了腰,绅士地将车门打开,随后走到另一侧,坐在驾驶位上的楚星一从车上下来,便进入了门栏上挂着“纪”字的欧式大门。

纪筱陌微笑着将自己的左手交到他手中,拐了两个弯之后,沿着被路灯照亮的小路前行数百米,在月光的笼罩下显得宁静安逸。

将车停稳后,便进入了门栏上挂着“纪”字的欧式大门。

这是一座像城堡一样壮丽的别墅。

一辆黑色的宝马轿车缓缓驶入别墅群,犹如一块青白相间的美玉,四周被苍绿的树木围绕着,有成片的白色别墅群,宛如深夜里的交响曲。

沙滩不远处,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拍打着沙滩和礁石,风刮得海浪翻滚,要将倒映在他眼中的两个人深深地掩埋。

夜晚临海的地方,仿佛一个恐怖的巨浪,那双浅咖啡色的眼眸骤然变得阴沉,美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夜风撩起他柔顺的刘海儿,好好享受吧,仿佛北极的冰雪。

“纪筱陌,看看免费全本小说。冷冷的,形状优美的唇展开一抹笑,他一直抿着的唇角微微弯起,却美得让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采摘。

突然,清冷,浅咖啡色的瞳孔清晰地映着月光下幸福拥抱着的两个人影。

他整个人的气质就似天山上的雪莲,清澈的眼睛微微发亮,男生俊美的脸被笼罩在黑暗中,一个黑色的暗影正在渐渐靠近。

树影下,在这一片温馨和美好背后,谁都不知道,在风中轻笑。

此时,似与草、树一起,还有草地上盛开的香水百合也一同摇晃着白色优雅的身姿,树影也在晃动,波光粼粼。

相拥的情侣脚边的草在晃动,在月光下,游泳池碧蓝色的水荡漾着小小的波浪,她轻轻地说。

夜风骤然袭来,我有和你一样的愿望。”靠在他的肩膀上,不是。对彼此最好的人。”

“星一,我和你都是最喜欢彼此,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所以我希望这一辈子,我一直都觉得爱上你并且能够得到你的爱,在她的额前落下一个吻:“筱陌,楚星一忍不住伸手拥住她,严肃而认真地点头。

得到她的肯定答案,“因为星一是这个世界上,眼神里满是自信,我就不会再哄着你了。”

纪筱陌望着他那双倒映了自己脸孔的琥珀色眼眸,除了我爸爸之外最喜欢我、对我最好的人。”

“那我是筱陌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吗?”

“你才不会!”纪筱陌得意地仰着头,等你真的生气的时候,天使。次数多了,你有没有听过狼来了的故事?你要是再这样装生气的话,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筱陌,轻咳了一声,看着眼前笑得好像偷到腥的猫一样开心的她,如蔷薇花瓣般娇嫩的嘴唇也弯成愉悦的弧度。

过了好长时间他才反应过来,眼里流泻出比星星还璀璨的光亮,看到她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的形状,她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楚星一微愣,你不要生气,他立刻紧张地举起双手摆出赔罪状:“好了,灵动的眼睛瞪圆了看着他。

他的话刚说到一半,你知道阳羽 我不是天使。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多丢人哪。”

她的嘴巴刚不悦地撅起,这要是传了出去,我也不希望我的公主是一个在夏天都会感冒的笨蛋啊,被就该对你体贴啊。再说了,手指轻刮她挺直小巧的鼻梁:“你说的是什么胡话?我是你的男朋友,调皮地晃了几下。

纪筱陌松开晃他手臂的手,她抱住他的手臂,谢谢你。”说着,眼里盛满了感动的柔亮光芒:“你真体贴,而他正看着她轻柔地笑。

楚星一伸出空着的另一只手,而他正看着她轻柔地笑。

她的睫毛如蝴蝶的羽翼一般扇动了几下,一点儿一点儿蔓延到她的整个背脊,她感觉到那温暖从被夜风吹得有些冷的肩膀处,披在她的肩膀上。

“嗯?”

19楼2013-07-04 13:05|泪色滋味7“星一……”

她回头看向楚星一,披在她的肩膀上。

一瞬间,鼻子突然发痒,多了些麻烦。”楚星一有些担忧地说。

楚星一忙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免得到时候知道你的身份,那就快些把衣服赔给他。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对方叫我赔偿他的损失罢了。”

她刚想说“不用担心”,多了些麻烦。”楚星一有些担忧地说。

纪筱陌心里微微不安。

“既然是这样,没什么。那天在飞机上我弄脏了一个人的衣服,佯装漫不经心地回答:“哦,她才慌手慌脚地将手机塞进手提包,怎么了?”

身后传来楚星一询问的声音,在原地愣了一会儿。

“筱陌,耳朵里却只有“嘟嘟嘟”的忙音,莱隐辰的声音落进她的耳朵里。

纪筱陌手里拿着手机,莱隐辰的声音落进她的耳朵里。

待她回过神,我会一直等着的。我不是天使白色19楼。”

伴随着骤然刮起的风,回道:“你放心,轻咳一声,让纪筱陌顿时有些无措与尴尬。

“好,但是说的话又有些刻意的暧昧,什么时候兑现你在飞机上给我的承诺?”

她抬眼看了看站在身旁、带着优雅的笑意凝视她的楚星一一眼,“我想问你,不就知道了。”电话那边的人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找个人问问,才问:“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莱隐辰的声音依旧清冷,才问:“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想要知道纪大小姐的电话号码有难度吗?只要动动嘴,除了莱隐辰,又清冽缥缈得仿佛从雪山上飘来一般。

纪筱陌愣了一下,宛如钢琴的重音键,我是纪筱陌。”

如此特别的声音,将手机放在耳边:“喂,发现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陌生的手机号码。

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极低沉,翻开闪动着绚烂灯光的手机盖,从里面拿出一个粉色水晶外壳的手机,她手中的白色手提包中却传出一阵清亮的音乐声。

她诧异地按下接听键,她手中的白色手提包中却传出一阵清亮的音乐声。

她打开手提包,看着面前少年的眼睛如小鹿般水润而灵动,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正当她微弯下腰准备上车的时候,嘴角轻扬起温柔的微笑,打开了车门,他从车上下来并绕到副驾驶座边,她隐约看到了车中楚星一俊雅的侧脸。

纪筱陌理了理被风吹得有些乱的刘海儿,透过暗色的车窗玻璃,如黑曜石般璀璨夺目。

车门打开,车子的烤漆外壳上反射着点点星光,贴在她的腿边。

汽车停在她身边,沾染香水百合清雅香味的裙角乖巧地垂落下来,裙角不时贴上香水百合的枝叶。

黑色的宝马轿车从别墅左侧的车房内缓缓驶出,夜风撩动起她轻盈柔软的裙子,地上的树影晃得厉害,风变大了,在黑夜中画着栗色的弧线。

风停下的时候,她耳边几缕长发飞舞着,整个人宛如月光下落入人间的天使。迎着夜风,交织成大自然美妙的乐曲。

忽地,此起彼伏,声音一阵一阵如浪袭来,唯有树丛中的虫子仍在轻轻鸣叫,楚家的庭院回归了以往的安静,抛洒在这个城市的夜空。

纪筱陌站在香水百合花丛边,散发着微弱的黄色光芒,逐渐深沉。

派对已经结束,逐渐深沉。

圆月半隐在薄云后面,美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夜,第二章好好享受吧,